斗罗大陆第三百零四话 教皇令(上)

斗罗大陆第三百零四话 教皇令(上)
原标题:斗罗大陆第三百零四话 教皇令(上) 天斗城预选赛的组委会是又武魂殿和天斗帝国皇室组成的,带队的双方也自然是分别来自两方势力。弗兰德之所以惊讶,是因为代表武魂殿前来的竟然是天斗城武魂圣殿殿主白金主教萨拉斯。而代表天斗帝国的居然就是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 后来史莱克学院众人才知道,宁风致是以太子老师的身份前来的。凭借着这个身份,他也勉强能算得上是天斗帝国皇室的人。 虽然苍晖学院七名参赛队员变成白痴这件事不算小,但也绝没到能够惊动宁风致和萨拉斯这两位大佬的程度。两个人之所以一起来到了史莱克学院,说起来有些搞笑。 本来萨拉斯也只是想派遣一名手下前来的,史莱克学院战队的优异表现以及与七宝琉璃宗之间的敏感关系他早就有暗中下算,但作为武魂殿天斗城的总负责人,他当然不会像残梦魂师时年那么莽撞。.所以他一直在等待机会。苍晖学院七人变成白痴,无疑给了他一个最好的借口,这位手眼通天的白金主教立刻就做好了利用这次事率先将史莱克学院踢出大赛的准备。 但宁风致又怎么会让他如意呢?在组委会研究决定派遣调查组的时候,宁风致立刻就表态,愿意带领一队调查组前往史莱克学院进行调查。 让宁风致去,无疑自己的算牌打不响,但萨拉斯又不愿意放弃。论地位,他和宁风致终究还有所差距,武魂殿与七大宗门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十分暧昧,无奈之下,这位白金主教也只得亲自出马。和宁风致一同前来史莱克学院,希望能够抓到一些把柄。那样的话,就算宁风致的地位再高,也不能阻碍大赛的公正性。 所以,这两位大人物就带着一干随从直接来到了史莱克学院。 宁风致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当听说他们来到学院门外的时候,弗兰德赶忙和大师、柳二龙一起迎了出去。在出门之前。弗兰德叮嘱了宁荣荣一句,稍后不得和宁风致相认,最好是先避一避。 “弗兰德院长,冒昧打扰了。”宁风致微笑着向弗兰德点了点头。 两人的魂力等级虽然相差不多,可在魂师界地地位却是天差地远,弗兰德赶忙还礼,“宁宗主客气了,您能大驾光临本院。令史莱克蓬荜生辉啊!” 宁风致微微一笑。让出半个身位,替弗兰德介绍道:“这位是天斗城武魂圣殿殿主,萨拉斯白金主教阁下。” 弗兰德何等圆滑,脸上神色丝毫不变,赶忙再次施礼,“原来是萨拉斯主教大人。在下弗兰德有礼了。两位快里面请。” 萨拉斯淡淡的向弗兰德点了下头。一行十余人在弗兰德三人的带领下走进了史莱克学院。 宁风致只是带着骨斗罗古榕一个人。3Q中文那位白金主教萨拉斯却足足呆了十二个人。其中两名身穿红色长袍的红衣主教。 还有十名身穿银色劲装的圣殿武士。 在武魂殿之中。除了教职人员以外,还专门有护殿骑士这个编制。除了教皇专属的圣皇武士和斗罗殿专属地斗罗武士以外,就属两大武魂圣殿的圣殿武士地位最高。 这些圣殿武士都是由武魂殿中出色的魂师组成的。实力极为惊人。 据说,圣殿武士的准入门槛是五十一级魂力。当然,圣皇武士和斗罗武士的准入门槛更高一些,达到六十一级。 也就是说,任何一名圣殿武士都拥有魂王以上的实力。而圣皇武士和斗罗武士更达到了魂帝以上级别。 这还只是三大武士团最基础的级别要求。 像圣皇武士团和斗罗武士团地团长,都拥有着封号斗罗地实力。由此可见。武魂殿的实力有多么雄厚了。 走进史莱克学院,萨拉斯的目光略微闪烁,周围的景物已经全部印入他脑海之中。以往,他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么一所普通的高级魂师学院。但现在却不一样,史莱克学院战队在这一届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的表现实在惊人了些。虽然他还没太看在眼里。 但至少可以证明这所学院足以培养出一些精英人才。 弗兰德一直带着众人来到了位于教学楼地第一会议室中。双方分宾主落座。弗兰德将上首位让给了萨拉斯和宁风致。自己和柳二龙、大师敬陪末座。 萨拉斯眉头微皱,“在之前的比赛中,你们学院的学员下狠手重创对方,致使苍晖学院参赛的全部七名队员变成了白痴。现在苍晖学院提出了严正抗议。因此,大赛组委会才组成了专案组进行调查。” “什么?苍晖学院的参赛队员都变成了白痴?”弗兰德一脸震惊的看着萨拉斯。 萨拉斯冷哼一声,“你教出来的好学员。年纪轻轻,下手却如此狠辣。你应该知道大赛的规则。对于这种故意施展辣手的行为,大赛必不轻饶。” 他说的话听上去很普通,但无不存在着误导,只要弗兰德说错一句话,他就会立刻抓住机会。 “冤枉啊,大人。”弗兰德猛的站了起来,因为委屈,他的面庞都有些变形了。 双眼明显红了起来,“萨拉斯大人,我们冤枉啊!苍晖学院那些王八蛋居然还敢提出抗议?我们参赛的七名队员有六个都受了重伤,其中还有三个人生命垂危,现在正由我们学院的几位治疗系老师紧急抢救。他们还好意思抗议?我还准备向组委会提出抗议和调查申请呢。” 萨拉斯冷哼一声,“是不是冤枉你应该清楚。就算你不知道这件事,现在也将今天你们史莱克学院参赛的学员都叫出来,我们要进行调查。分别问询。” 弗兰德脸上的震惊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断然道:“不,这不行。孩子们的伤势太重了,如果不及时救治,别说是参加明天的比赛。恐怕整个魂师生涯都会受到影响。现在正是治疗的重要时间。他们怎么能回答你们的问题呢?” 萨拉斯眼中寒光一闪,“这么说,你是和组委会作对了?我可以讲你的行为理解为拒绝接受调查。大赛组委会将因此而有权决定将史莱克学院从本届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中除名。”“等一下。”宁风致之前一直都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看着弗兰德和萨拉斯交谈。此时才悠然道:“萨拉斯阁下。正所谓法理不外人情。史莱克学院的参赛队员们受了重伤。在未经调查的情况下就贸然决断,这似乎不妥吧。” 萨拉斯淡然道:“史莱克学院现在拒绝让参赛学员接受调查,这本身就存在这重大问题。宁宗主您认为应该怎样处理呢?连询问都无法做到,又怎么能证明他们的清白?” 宁风致转向弗兰德,道:“弗兰德院长,贵院参赛的学员伤势都很重么?我记得,当时有一名学员的情况还好。能否让他来接受我们的调查?这次的事关系到大赛的公正性。还请你配合。” 弗兰德激动的双眼通红,看上去就像是要落泪一般,“凭什么我们要接受调查?大赛既然公平公正,评委们就应该看清了当时的情况。苍晖学院的参赛队员施展七位一体武魂融合技,难道会手下留情么?要是我们的学员没有挡住他们的攻击,恐怕现在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我们的学员只是被动抵抗,我们从没有做错什么。如果大赛组委会真的要决定将我们除名,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